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器

位置:首頁 ? 科普教育 ? 消防藝苑

火案問道:火場探官審視廢墟的那雙慧眼[圖]

2015-04-09 17:57:16   來源:火線·重慶消防   作者:陳俊婷  閱讀:次   【 打印本頁 】

火場一片狼藉

 

調查人員正在尋找火災原因

 

殘垣斷壁中,他們滿面灰塵,將碎片的畫面重新拼接。放大鏡下,他們滿面凝重,將一起起充滿懸念的火災定格。篩查——解析——結論,他們的工作就是在這樣的邏輯結構中思忖,并找到火案的“元兇”。他們是消防人,他們是火災調查人員。

火場千奇百怪,疑竇叢生。因此,火災調查人員需要富有想象力和敢于大膽創新,但是一切必須鋪陳一層嚴謹的底色,也許這就是從事火災調查工作的職業風骨,無論是從一千多年前的提刑官宋慈故事里,還是從重慶市公安消防總隊的火災調查專家李玉強、陳承們身上,都可以看到這種氣質。

火場探官遇到“奇”案

聽說記者要了解他二十多年來的火場調查往事,李玉強的眼中綻放出飛揚的光彩。熟悉他的人說,他一到火場就像一個精明的獵人,眼睛靈光得很。

二十多年光陰荏苒,二十多年日復一日,所有的光榮與夢想,所有激情澎湃的時光,滿腔熱血的青春,他毫無保留地揮灑在灰燼廢墟上,演繹著自己的特殊人生。

今年49歲的李玉強已于2013年轉業,他是重慶資歷較深的火災事故調查專家。盡管已經離開重慶市公安消防總隊火災調查處,但他仍然會“閑不住”地參與一些調查工作。

二十多年的火場探案中,李玉強經歷的蹊蹺火災不少,但有一起,他至今難忘。

對于1998年那場無比蹊蹺的“火災”,李玉強仍記憶猶新。他說在火災調查行業內,這起案子是非常獨特的一個。

那年的11月3日,解放碑照樣繁華、熱鬧。突然,從地王廣場方向跑來大批市民,高呼著:起火了,起火了!”

不到5分鐘,滾滾濃煙迅速向整個解放碑蔓延。

“地王廣場20樓窗戶冒出的濃煙太大了!整個解放碑地區很快漆黑一片,當時的場景把到達現場的技術科所有人員都嚇了一大跳。”李玉強回憶說,“當時的江北、南岸等消防大隊也趕到現場滅火,整個場面非常壯烈,當然也極度危險。”兩個小時后,眼見濃煙逐漸散去的李玉強,立即和其他調查人員進到火案現場。

現場完好無損,甚至連地上的報紙和它上面的煙頭都沒有出現被燃燒的情況,現場也僅僅是出現大面積煙熏痕跡。

無起火點?

怎么回事?

現場的情況讓所有人都懵了。李玉強心里也 “咯噔”了一下:蹊蹺啊!

根據詢問的筆錄得知,案發時現場有近30名工人正在施工。

是人為縱火?還是用電不當?在對工人挨個詢問后,仍然沒有追尋到任何線索。

此刻,李玉強沉思著:地上的報紙和煙頭都顯得“黏乎乎”,仿佛接觸過麥芽糖和豬油一類的物品。

為何它們會這樣?經過再次詢問,李玉強才得知 :案發前報紙上堆放了近1平方米的環硫酸鈷(化學用品,用于混泥土中以達到加強凝固的效果)。由于擔心雨天受潮,工人便把它攤開在報紙上,放于窗邊。

調查組拿了 500克環硫酸鈷進行試驗,發現濃煙的確是因它引起的。

“這火怎么來的?會不會是工人用電焊作業時,火花不小心飛濺到環硫酸鈷上?”

隨后,李玉強還原現場:把環硫酸鈷放在離電焊機 8米的位置,機器的火花飛濺也沒能將環硫酸鈷引燃。

唯一的線索就只剩煙頭!

“丟上去試試!”哪知這一丟,還真成功了!報紙上的環硫酸鈷又開始冒濃煙了,原來這種物質自身不能燃燒,受高熱分解才會放出有毒的氣體和濃煙。

蹊蹺的案子破了,但是大家卻“憂心忡忡”——由于對相關知識了解得少,導致了這種 “繞”圈破案現象的發生。

隨后,李玉強等人把自創的“火災分析防范法”付諸實踐 :每一起火災都是偶然的,但其背后又有必然性。找出其中的必然,分析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然后對癥下藥,才能事半功倍。

“如何從大火中汲取經驗教訓……這些也是我們一直不斷琢磨和思考的問題。火災調查還有一個重要作用,就是對火災的預防,通過火災起因的調查,我們知道哪里容易著火,什么樣的地方發生火災很難逃命,可以事先對一些火災隱患區域進行整治,真真正正做到一個‘防’字!”李玉強這樣解釋他的“火災分析防范法”。

一個專家勾起的火調史

進一步了解了李玉強,腦子里猛然想到幾年前的一部電視劇《大宋提刑官》,里面的主人公宋慈就是一位斷火案的高手。李玉強豹子一樣的眼神是不是跟宋慈神似呢?

宋慈《洗冤集錄》中有一段“見火災報案人有五問”的文字記載:1、凡驗被火燒死人,先問元申人 :火從何處起?2、火起時其人在何處?3、因甚在彼?4、被火燒時曾與不曾救應?5、仍根究曾與不曾與人作鬧?見得端的方可檢驗。或撿得頭發焦拳,頭而連身一概焦黑。

顯然,這段文字證明了火災調查在我國由來已久,且與刑事案件偵破歷來密不可分。并且智慧的先人已經開始嘗試對火災原因和痕跡進行科學總結,這與李玉強等人的火災痕跡物證學大體相通。

李玉強在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學院學的就是火災技術鑒定專業。1993年,背著行囊來到重慶消防部隊報到之時,李玉強已經有了一個成為火場神探的職業愿景。火災調查工作是一項具有挑戰性的工作,所以,從事這項工作應該具備很好的個人素質,李玉強解釋道:“工作越難,壓力越大,越能體現自己的個人價值。”

自從做了火災調查員,李玉強就癡迷上了這份職業。閑暇之時他總會鉆到相關書籍之中,雖然李玉強無法從紛繁的史料中具體梳理出火災調查始于什么年代,但其一直存在,這是一個不爭事實。在古代中國,火災調查是官府破獲殺人放火案件時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而其作為消防的一個獨立部門工作職能逐步完善、走入科學發展軌道,則是在1949年建國后。我國的消防建制效仿當時蘇聯,蘇聯消防歸內務部管理,我國則是歸公安部門管理,具體到火災調查則是由各地消防的防火部門去實施這項工作。

在二十多年前,當時火災調查的硬件條件和技術水平與現在相差甚遠,火災調查的人才也是非常緊俏,所以作為科班出身的李玉強得到了大展拳腳的機會。

其實從全國來看,當時的火災調查領域也只是一個起步階段。北京市、上海市、天津市、黑龍江省等總隊在上世紀 70年代才有了火查科了,到了2011年末,全國各省和一些大城市才普遍設立火災調查專職機構。

在火災調查人才培養方面,西安武警技術學院、廊坊武警學院成立之前,1983年起中央第一民警干校(中國刑警學院前身)消防研究室開始組織“干訓”:學期為一季度、半年或者一年。自1986年起,公安部消防局防火處也開始組織各省、市火災調查骨干參加由各省市協辦的短期培訓班。

1988年,西安武警技術學院開始招收火災調查專科生,當時叫火災原因技術鑒定專業,1990年,這個專業由西安武警技術學院轉到廊坊武警學院,并于1991年重新開始招生本科、專科學生;1998年,國家教委將火災原因技術鑒定專業合并為消防工程專業,之后更名為“火災勘察專業”并發展到現在。

火災調查很多時候需要借助科技手段,為此,公安部在沈陽消防科學技術研究所設立了電氣火災原因鑒定中心,在天津消防科學技術研究所設立了火災原因鑒定中心,在上海、四川又設立了火災原因鑒定機構,為火災調查工作提供了強有力的技術交流。

經過二十多年的磨礪,李玉強成為了重慶火災調查領域的專家,而重慶火災調查的力量更是人才輩出。隨著高科技、新技術、新學科的應用,重慶火災調查工作充滿著生機,如今,與火災不沾邊的心理學,也開始走進火災調查工作之中,在這方面,重慶市公安消防總隊走在了全國前列。從2013年初開始,重慶在全國率先使用了測謊儀調查火災事故,且效果良好。測謊儀主要用于一些火災調查的孤證事件,特別是火場證人、證言與消防部門的勘查情況嚴重矛盾時,不但可以尋找火場真兇,而且可以為無辜的人洗脫嫌疑,還以清白。

厚積薄發的雜家

功夫不是一日練就的,需要多年的知識儲備,加之生活磨礪,方才修煉而成。重慶市公安消防總隊火災調查處副處長陳承說:“有人說我們像法官,可以決定事件的命運,但我認為火調人員與法官有相同點,也有不同的地方。法官是本著法律作為判斷,我們是憑綜合知識和經驗。”

盡管現在科學技術發達,有許多儀器可以幫忙,但最可靠的依然是笨辦法——用手扒掘,一層一層地在灰燼中查找真相,因為最先被燒掉的往往被埋在最下面。一起特別重大的火災現場,單單一次或者一天的調查并不能完成,而是需要連續多天,甚至長達一個月,需要有掘地三尺的決心和勇氣,一寸一寸地將火災現場查看一遍,才能最后得出結論。

火災證據收集是一項專業性、技術性強的工作。現實中,如當事人的不確定、火災現場的損毀破壞等都會對火災證據的收集以及事故原因的認定帶來干擾。火災形成的原因十分復雜,因此,火災事故調查對調查人員的要求極高。

“答案不會停留在表面,有時候需要轉過幾道彎去思考,就像警察破案,需要層層剝繭,才會找到你要找的東西。”陳承笑著說,“雖然火場法醫聽來讓人感到神秘敬畏,但成長的道路漫長而艱辛。成為一名火災調查專家,必須經過數千次火場的歷練,依靠經驗和見識的積累才能逐漸成熟,除此之外別無他法。火災調查專家必須見多識廣,是個通才和雜家——必須懂建筑學,知道建筑結構和建筑材料 ;必須是一個汽車通,了解汽車的結構和原理,才能調查日益增多的汽車火災;要熟知電氣知識,是半個電氣工程師;了解化工知識,是半個化工專家。還更要通曉痕跡學、材料學、物證鑒定,做半個刑偵專家。”

在李玉強和陳承身上,有著重慶火災調查員的特質——“鉆”勁和“韌”勁,這樣的火災調查員應該是一名懂法學、邏輯學、犯罪心理學的知識型專家。在長期的火災原因調查中,這些知識成為他們破案的“金鑰匙”。